张鹤鸣寓言的艺术特色

本文介绍张鹤鸣寓言的艺术特色,核心内容是关于张鹤鸣的,喜欢的话请点赞转发。

([张鹤鸣])张鹤鸣寓言的艺术特色

张鹤鸣寓言的艺术特色

  导语:张鹤鸣,笔名双羽,浙江乐清大荆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名誉副会长兼顾问、温州市儿童文学学会会长、原温州市戏剧家协会副会长。全国中小学教师寓言创作大奖赛组委会副主任兼评委、中国“乾有杯”金江寓言文学奖评委兼办公室主任、张鹤鸣戏剧寓言奖评委会名誉主任、“乾有杯”全国中小学生童话寓言大赛评委、“京华杯”全国大学生寓言大奖赛组委会副主任兼评委。

  张鹤鸣老师是一个多才多艺且多产的作家,创作以寓言和戏剧为主,曾出版过《刚长腿的小蝌蚪》、《彩霞飘落人间》、《老猪减肥》、《猴熊大战》、《银河晨星》、《醉井》、《喉娃公主》、《海国公主》、《角马公主》等十多部著作,他的作品曾荣获过文化部群星奖金奖、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中央电视台优秀节目奖、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金骆驼奖及金江寓言文学奖等四十多项省级以上奖励,并荣获全国优秀文艺工作者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荣誉称号。在去年8月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等四家单位举办的张鹤鸣寓言研讨会暨《醉井》《喉蛙公主》首发式上,张鹤鸣寓言的创新探索精神得到了我国寓言界同仁们的充分肯定和赞扬。张鹤鸣老师的新著《角马公主》,前半部分是张老师自己独立创作的作品,后半部分是他创办的双羽文艺创作培训学校师生共同创作的作品。总的感觉,张鹤鸣老师的这部新著沿续了他以前作品中优秀的艺术风格,但也有新的特点,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角马公主》

  一、关注现实生活,时代感强。生活是文学艺术创作的唯一源泉,寓言当然也不例外。寓言植根于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是时代精神的艺术折光。寓言要有时代感,要反映时代精神,一定时代的寓言,必然要反映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和时代的特征。《伊索寓言》中的《狮子和野驴》,对于狮子形象的刻画,淋漓尽致地揭露了奴隶主的强横、霸道。俄国著名寓言作家克雷洛夫的寓言《狼落狗舍》,直接反映了1812年俄国的抗法战争,寓言嘲笑了在俄国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而不得不乞和的拿破仑,受到了库图佐夫将军的高度赏识。张鹤鸣老师是一位关注生活,关注现实,有社会责任感和忧患意识的寓言作家。他善于思考,一些重大的社会生活在他的寓言中也有所反映。刚刚过去不久的四川汶川大地震,这场巨大的灾难,大家可能还记忆犹新,对一头在废墟下被掩埋了36天而奇迹般生还的猪,可能也并不陌生。而用寓言的形式反映这场灾难中发生的事,张鹤鸣老师可能是第一人。《我叫“猪坚强”》 ,张鹤鸣老师这篇散文诗似的寓言,热情洋溢地歌颂了那只掩埋在废墟下36天而生还的坚强的猪,通过“猪坚强”向人家传递着“珍惜生命,学会坚强,永不放弃,命运靠自己把握”的信念。其他如《废墟下的歌声》、《爱的呼唤》等也都是反映四川大地震的作品。而《爱神与灾魔的较量》、《雪神的失误》等则是反映今年初的那场大雪灾的力作。

  当然,寓言作家在歌颂光明的同时,还必须揭露和抨击那些阻碍社会前进的各种落后思想和邪恶势力。张鹤鸣老师的不少寓言作品,对社会上、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丑恶现象,也进行了无情的鞭笞。如《黑熊检查团》这篇寓言,大家知道,每到年终,总会有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检查团到各单位检查,而有些检查团的目的就是吃喝拿要。这篇寓言中的黑熊,爱吃蜜蜂,可又不好意思开口向蜜蜂要,于是便巧立名目,组织了检查团去检查蜂蜜的质量,蜜蜂们热情接待,临走,蜂王还让给带了不少上等的蜂蜜。黑熊尝到了甜头,来检查的次数更多了,终于惹恼了蜂王,让蜜蜂们把它蜇得狼狈不堪地逃了回去。寓言对黑熊贪得无厌,可恶又愚蠢的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其他如:《追捕大灰狼》、《不再下蛋的芦花鸡》、《老猪坐轿》等都是这样的精品力作。

  二、情节生动曲折,可读性强。法国著名寓言诗人拉封丹说过:“一个寓言,可以分为身体和灵魂两部分,所述的故事,好比身体,所给予的教训,好比灵魂。”寓言的核心在于说理,哲理教训是寓言的灵魂。寓言因篇幅的限制,情节不可能像长篇作品那样跌宕起伏,但也并非死水一潭,好的寓言作品能使单纯的、静止的、平面的情节变得摇曳多姿,精彩纷呈。为了充分表达寓意,又吸引读者,增加作品的可读性,张鹤鸣老师的寓言借用了童话等其他文艺种类的表现手法,构思奇特,想象丰富,情节生动曲折,风趣幽默,使故事异常精彩,读后令人难忘。如张鹤鸣老师的寓言《变形丸》,借用童话的幻想,以丰富的想象力,向我们讲述了一只小老鼠,偷吃了老教授刚刚研制的能变成人型、犬型、熊猫型的变型丸后的种种遭遇,它先是偷吃了犬型丸变成了一条狼犬,但见了猫仍然是吓得魂飞魄散,浑身筛糠,胆小得不肯上街,只好变回小老鼠溜走了;第二次,小老鼠偷吃了一颗虎型丸,变成了一只老虎,可变成老虎进了马戏团的它,仍然“胆小如鼠”,不敢表演节目,又变回小老鼠溜走了;最后,它变成了一只黄鼠狼,碰巧遇到黄鼠狼们围追它的“老鼠爷爷”,它救了爷爷,但不得不变回原型逃掉了。这个精彩的故事,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如果心理素质不改变,光改变身份是无济于事的。书中像这样好的寓言故事不胜枚举,如《狗狗下蛋之后》、《刚长腿的小蝌蚪》、《脱毛老鼠》、《公主的怪病》等,大都借用童话、小说、散文等文艺种类的艺术手法,语言清新活泼,让深邃的哲理隐喻于优美的文字和曲折的情节之中,也很精彩。

  三、体裁形式多样,开拓性强。1984年,在全国寓言文学首次讨论会的开幕词中,谈到寓言与诗歌、小说、戏剧等体裁的关系时,我们的老会长公木先生曾说,在文艺百花园里,寓言这位“小家姑娘”,绝对不会长期蹲在“园边墙角”,她可以到处逛逛,到所有花坛的“名门闺秀”家去登门作客,无论是潇湘馆,还是蘅芜院,也无论是怡红院,还是稻香村,无论是诗的王国,还是小说世界——寓言都将成为受欢迎的客人,她将受到诚恳的邀请,她会带来生气,带来欢颜和笑声。的确,寓言丰富了其它文学样式的内涵,为它们增添了光彩,同样,寓言也应该吸收其它文学样式的长处,拿来为我寓言所用。进入新时期以来,许多寓言作家都在积极探索寓言的新题材、新思路、新形式、新技法,寓言形式不断创新,出现了科学寓言、系列寓言、微型寓言、寓言诗、寓言剧、寓言小说、寓言童话等新品种。张鹤鸣老师便是一位在寓言创作上,特别是寓言体裁的开拓上有很大贡献的寓言作家,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作家、诗人谭旭东在为《角马公主》所作的序中说,张鹤鸣老师创作了寓言剧(寓言和戏剧的有机结合)、寓言童话(寓言和童话的有机结合)、校园寓言(校园故事和寓言的`有机结合)、寓言体小说(寓言和小说的有机结合)、寓言诗(寓言和诗歌的有机结合)、科幻寓言(寓言和科幻文学的有机结合)、寓言鼓词(寓言和民间文艺的有机结合)等等,这些寓言的“变体”很显然是具有活力,使传统的寓言焕发了新的生命力,也符合时代的要求,更能够充分地施展作家的艺术才华。另外,“汉字寓言”虽然不是张鹤鸣老师的独创,但他集子中的“汉字寓言”,却不同于其他寓言作家的“汉字寓言”,情节更复杂,故事也更好看,他集子中还有一篇系列寓言《鼠年鼠当家》,写得也妙趣横生,非常耐读。

  对于寓言界同仁们对他寓言创新的盛赞,张鹤鸣老师总是淡然处之,他谦虚地说:“寓言可以而且应该有各种写法,因为读者对象的不同,写作手法也应有所区别。我的恩师金江先生的寓言大多短小精悍,我很喜欢金江先生的风格;但我写的寓言情节大多比较曲折、完整,这并非刻意标新立异,而是出于课堂教学的需要。”他还说,“我写寓言首先要构思一个完整的故事,要有趣味性和可读性,要让他们乐于接受并乐于口口相传。要达到这个目的,传统寓言的手法显得有些力不从心,需要借助于童话、小说、诗歌和戏剧等姐妹文体的优势,丰富寓言的表现力。”张鹤鸣老师在他创办的双羽文艺创作培训学校的教学中,一直坚持用寓言进行教学,《角马公主》的后一部分作品就是师生共同创作的成果。孩子们的优秀作品,使我们欣喜地看到,中国寓言文学事业后继有人。祝愿张鹤鸣老师的双羽文艺创作培训学校越办越好,培养出更多的寓坛新人!

以上就关于张鹤鸣寓言的艺术特色的内容,有关()张鹤鸣寓言的艺术特色的跟多内容欢迎到相关分类查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百万行实用范文 » 张鹤鸣寓言的艺术特色